球王会

没受过教育却有一手匠师技艺 87岁步道师靠修古道守护森林

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21-10-31 04:11
排湾族耆老吕来谋。   图:今周刊/提供

三月二十一日国际森林日即将到来,林木保护的重要性再次浮上台面。甫获第一届荣誉步道师奖项的吕来谋,多年来以匠人精神,默默守护森林古道修缮工艺。

不可以把钉子一次全部打进去,要慢慢敲,不然会整块裂掉。”中文不轮转、需要人从旁翻译的,全神贯注打量眼前十来公斤重的巨石,先用铅笔在其上画线,再由不同角度插上钢钉、以斧头敲打,板岩逐步片状切落后,就是登山客脚下的步道石级。

八十七岁的吕来谋,是部落硕果仅存懂得“徒手破大石”工法的人;他也因为剖石、铺石独门绝艺,获选为第一届台湾千里步道协会荣誉步道师,随著国际森林日到来,更深唤醒人们对大自然的永续保护意义。

在他的巧手下,厚一点的石板,化为地板、屋顶;薄一点的就成了桌子。所有建材都能就地取得,如今虽已有切割石板的自动化机器,但终究难以复制吕来谋酝积数百年原住民传统的匠人技艺——他的作品,独一无二。

活工具书

筑路、建屋  都就地取材 

他来自屏东三地门的达瓦达旺(Tjavatjavang)部落,是部落人尽皆知的“活工具书”,除了精通竹叶藤编器具,也善于筑路、建筑工法。例如在山坡地开垦农田时,用砌石驳坎撑住陡坡的阶梯式平台;又或者步道石梯前的挡板、主建筑旁的矮墙、屋顶、桌子,吕来谋都能就地取材,凭借一双巧手,打造出不易被大雨冲刷侵蚀的建筑工事。

“光是他带在身边的自制铁刀,一支功能就可以抵坊间铁锤、十字镐等多用途,但族里年轻人几乎都不会做!”千里步道协会副执行长徐铭谦说。

个头瘦小不多话的吕来谋,成长于二次世界大战时期。两岁时父亲就过世,自小贫困、没有受过正规教育,自学中文、日文,写得一手优雅中文字,也熟读日文版本圣经。记忆力一流的他,擅长“做中学”,从小跟著长辈盖房子,对各样工法过目不忘。

在屏东县三地门乡达来村隘寮溪左岸,有座排湾族人建的百年石头城,冬暖夏凉的石板屋,是因风灾数度迁村遗留的旧部落,只作为耕种之用。过去山上还有学校,每天从平地来的老师爬上爬下,很多人走完都吃不消,大喊要辞职,石头城前的山坡,也因此有了“辞职坡”称号。

二○一五年,吕来谋带著千里步道协会的志工群们,用古法重建步道,让难以通行的“辞职坡”变得容易行走,也成为游客必访景点。徐铭谦看他使用的工法,是用很小的石片做成地板,大幅增加摩擦力,让行人不易滑倒、雨水也不易冲刷侵蚀步道,和日本冲绳首里城的石叠道雷同,让她大感惊奇。

过目不忘

看日人修路   “就学起来了”

一问才知吕来谋除了原住民工法,也因为“过目不忘”的天分,从日本人身上学到不少技巧。

在日治时期长大,拥有日本名“木川平碌”的吕来谋说,大约一九四○年代、不到十岁的他,在一次大雨过后,看到日本人到部落修复遭冲刷破坏的马路,就是用石板做出排水沟,“我从旁边看,也就学起来了。”

评审在荣誉步道师的获奖理由中提到,吕来谋铺路的工法,是把隘寮北溪冲刷出来的板岩,一层层堆叠出砌石驳坎,调整成砌石块或石板铺成的路面;透过特殊凿石工具将巨岩剖开,化作一片片石板。获奖,代表著吕来谋把排湾族人适应环境、历经淬炼的工艺灵魂,展露无遗。

(本文获今周刊授权转载,详细内容请参阅第1161期《今周刊》)。